冲破逆境登红馆开唱!Gin Lee李幸倪:只要未到绝路,就想继续走下去

这里好像没有一样东西属于我,我感觉被世界遗弃。四年前处于人生低位的感觉,李幸倪Gin Lee依然记忆犹新。这位来自大马的实力唱将,八年前来港踢馆后,进驻香港乐坛,三年后不获唱片公司续约。身边没家人嘘寒问暖,没朋友分享倾诉,没公司支持筹谋,没收入支撑生活。然而,独立硬净的女汉子决不回头,以超强意志死守音乐梦。终于,她等到获唱片公司垂青,等到女歌手金奖的殊荣,等到在红馆开个唱的机会我很多谢自己当天的坚持。Gin由衷地说。

转身把伤痕换来振作的指纹,穿上高争新装上阵。将不可的能揉成蜕变的可能,淡忘深深的泪印新歌风靡的首四句歌词,完全是Gin的写照。这是Supper Moment的作品,讲述一个撇脱女孩的自强故事。女孩的故事,就是Gin Lee的故事!

Gin Lee自觉被世界遗弃

二千年,Gin从大马来到香港《超级巨星2》踢馆,虽然以些微分数败于当届冠军林欣彤,不过超强唱功备受肯定,未几已获唱片公司签约,并留港发展。

没料三年后,她竟成了弃将。其实我们是和平分手的,因为唱片业发展愈来愈艰难,公司不想再投放资源在歌手身上。突如其来的变化,让这位异乡人陷入了人生低谷。最恐怖的感觉是孤军作战,感觉这儿没有一样东西属于我,自己是个被遗忘的人,很迷失,完全失去了人生方向。

逆境报喜不报忧

多年来我只专注于唱歌一瓣,朋友都说我很幸福,单靠唱歌都能生存。其实我也有兴趣拍戏的,只是时间无法配合,音乐永远是我首选。

Gin从小是独立硬净的女汉子,读书时已是半工读,毕业后更靠唱宴会show,买了楼给父母。纵使在异乡生活如何孤单难过,她从不在父母面前透露半句。读书时都没问过父母拿钱,没理由二、三十岁人反而摊大手板问父母拿,难道要他们一把年纪反过来担心你?多次与父母倾电话,都骗他们我忙于工作,但实情是呆在家中无所事事。

那年她自知下月没钱交租,硬着头皮搬到朋友的蜗居暂住。我尽量都不想麻烦人,但那时真的走投无路。朋友的家其实很小,极不方便,但她也答应了,真的很感激她。搬屋前她打电话通知了香港的阿姨。阿姨是我香港的唯一亲人,但我们不算熟络,我也不是要投靠她,只是循例通知一声长辈,阿姨问我是否okay,我说没事呀。其实我一点都不okay,收线后便爆喊。

签约新公司成转机

回家的念头的确曾在Gin的脑海内闪过,但直到今天,她还是没有走。买张机票回大马的费用,远远比留在这儿便宜。我算是幸运了,每次快要撑不住的时候,又会突然有个show找我唱,死不了,叫做吊住我条命。不走,是因为不甘心。我花了很多青春和生命追逐我的梦,我不舍得放弃。所以只要未走到绝路,我还是想继续走下去。

半天吊的动荡日子维持了一年,Gin终于看见曙光,签约新的唱片公司。数年间虽非大红大紫,但实力早已被肯定,拿过劲爆女歌手金奖,亦拿过叱咤乐坛女歌手银奖及十大中文金曲的优秀流行歌手大奖。以前歌手出新歌一定会有人听,但时代不同了,大家可以从不同途径发掘自己喜欢的歌曲,歌手的发展空间的确不似从前那么广阔。

要红,其实制造几单爆的新闻可能已能成功吸睛,Gin却对之嗤之以鼻。虽然由寂寂无名到有人认识,是一条相当漫长的路,但我绝对不会因为想快红而走捷径,我的初心是唱歌,这点是不能违背的。Gin还有更高的目标,就是到世界各地开巡回演唱会。明年这个目标将会初步实现,预期会到十个城市。

零绯闻零负评实力唱将

出道八年,Gin几乎是零绯闻零负评,乖到一个难以想象的点。她承认,自己不爱夜蒲、不爱social;在台上她浑洒自如,在社交场合,总是不知所措。我不知道要和陌生人说什么,较享受独处空间。不用工作时,她最爱在家中与两只猫为伴。其实,都已经三十一岁,在香港的朋友不多,男朋友嘛,更是连影都没有。一个人在异乡,不是有个男朋友照顾和陪伴更好吗?

已经很多年没拍拖了,也有男孩子approach过,不过如果没有feel,我是明确say no的那种人。Gin强调自己是个不折不扣女汉子,能打动其芳心的,必须是比她更强的稳重男。

我希望他成熟又有幽默感,IQ和EQ都比我高。女汉子真的不怕吓怕追求者吗?如果他怕,代表他不够强大了。一个比我肋的人,才能令我心安。香港男生不少都是kidults,可能真的未必是Gin的cup of tea。哈哈,又未必,我等着呢。

Gin挂念的那些年

来港八年,Gin最难忘是香港的排队文化。在香港和朋友吃饭,你必须预先订枱。回到马来西亚,竟然习惯成自然,不断催朋友订枱,朋友笑说︰这儿吃饭是不用订枱的。Gin惊叹港人做事的高效率,唯一投诉是空间太少,让人有无形的压逼感。也没什么,闲时去去旅行便可减压,我每隔三、四个月会去一趟旅行,或者回老家探父母。

离开老家多年,最最最挂念的,除了大马美食,还有一班昔日同窗挚友。父母经常来港探我,所以还好。至于朋友们,都分布在马来西亚不同地区,每次回乡都来去匆匆,没太多时间与他们见面。

首页社会